blog

停止指责希拉里为特朗普的崛起提供动力

<p>“伯尼本可以击败特朗普</p><p>”这是我自2016年11月8日以来多次听到的一种情绪</p><p>这种说法不仅是一个全面的总结,而且是性别歧视</p><p>这只能归功于希拉里克林顿让唐纳德特朗普掌权</p><p>让我非常清楚:希拉里克林顿对特朗普当选没有错</p><p>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宣布伯尼可能在大选后的第二天击败特朗普</p><p>希拉里没有给出让步,但她已经“陷入困境”</p><p>我们必须责怪除我们以外的任何人</p><p>现在,在特朗普就职典礼后几分钟,我听到人们说同样的声明</p><p>但这次我不在美国</p><p>坐在伦敦郊区的图书馆里,我似乎无法摆脱选举</p><p>更糟糕的是:

查看所有